葡京游戏登录 > 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 > 第五十章 99年的中关村

第五十章 99年的中关村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别人谈女朋友,腻腻呼呼,自己谈女朋友,两个月都见不到面。

        丛念薇特别不好意思的给秦观补了一刀:“一会我还有课,我大二想要申请双学位,下午有节城市规划方面的课,我要去提前去上上,抱歉啊,秦观。“

        秦观小泪珠一下就涌到眼眶里,和小狗一样湿漉漉的。

        旁边经过的学生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一个身材高挑的忧郁美少年,被丛念薇弄哭了。

        丛念薇都无奈了,拿脚踹了秦观一下:“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给你买杯奶茶,自己乖乖回去吧。”

        说完就去楼下的水吧,要了杯珍珠奶茶,往秦观手里一递,挥挥手像赶小狗一样把秦观给轰走了。

        这一幕立刻把丛念薇的同学们都给镇住了,薇女王威武!薇女王雄起!请收下我的膝盖!

        这么帅的男生,说轰走就轰走,还有没有天理了,怎么可以这么的霸气。

        自此h建筑系就传开了丛念薇的威名,为她无形中挡住了很多朵的烂桃花。

        秦观耷拉着脑袋往h的校外走去,今天又没约上会,下周还要签约,去见经纪公司的领导。薛姐还接了一两个小活,再加上黄佳佳这个难搞的学生,秦观觉得自己也挺忙的。

        又是很久都见不到面了,秦观这个委屈啊,坐在公交车上就一通沮丧,运气差的,到了中关村还碰到了堵车。

        秦观想着,反正下午是没事干了,去中关村随便逛逛吧。

        公交车好不容易旮悠到中关村站,秦观就赶忙下了车,等走到电子大厦的正门,就激起了秦观重生前的回忆。

        秦观记得,中关村的崛起就在这一两年内,全首都的电子市场都会以中关村的价格作为市场的标准。

        而秦观当初念书的时候,还没有搞明白什么叫高科技电子市场呢,可也人听说过了这边的1999-2000年的内存条大战。

        不知道由那家先开始的,也不知道是哪一位供货商,更无法精确到一个团体,一家商铺。

        就在1999年的6月,一场毫无征兆的内存条大战拉开了序幕。

        在很短的时间内,中关村商圈范围内的所有散商店铺,128m的内存条都宣告售罄。

        为客户攒机器的,零散出售内部配件的商家,存货也都见了底。

        于是乎,小规模的恐慌就如同强力的流感一般,在中关村的众多的商铺之中流传了开来,大家开始疯狂的用各种渠道去拿货。

        128的内存没有,那256的512的也可以,内存条的价格瞬间就开始走高,由原来的80多元一根,变成了200多元的一根价格,在短短的几天内价钱就足足的翻了3倍之多。

        而中关村的内存代理商们则更加的疯狂,握在手中的内存条很少出手,他们也都在等待着,等待着手中的存货能够持续的走高,让自己大赚一笔。

        当时,在市场里的小商家们,没法维持正常的生意,客人们也不愿意为这样虚高的价格买单。

        中关村的散货成交量瞬间下降了三成。

        然后就在价格持续虚高的某一天,一批大量而廉价的内存条冲进了中关村市场,内存条持续坚挺的价格,如同退潮的海浪一般,迅速的开始了回落。

        第一天128m内存条的市场价格为248元,第二天则降到了201元,第三天更是急降到122元,而第四天已经跌破了它原来的初始价格,变成了可怜的79元。

        整个市场都疯狂了,中关村瞬间就笼罩在了浓浓的压抑气氛之中,囤货的散户们动辄就伤筋动骨,大把的中间商则将屯货砸在了自己的手里。

        大厦瞬倾!关柜台结业的,卷款破产的,这场风暴让很多人都输了个精光,连条遮羞的裤衩都没剩。

        而这场内存带来的风波则是秦观上辈子,宿舍里的舍友把这件事当成一个传说,讲给秦观听的。

        而后来秦观在工作中接触过的一位电脑发烧友也间接的证实了这件事件的真实性。

        秦观下意识的低头看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1999年5月底,离内存条大战,还有短短的几天。

        此时的秦观却犹豫了。

        自从重生以来,秦观很少去回想以前的生活,也从未去试图改变其他人的人生,不剽窃,不抄袭,不走快钱,不抢夺他人的成果。

        虽然自己这只小蝴蝶,并没有掀起大的风暴,可是在同样的时间点,这真的是自己原来的世界吗?

        会不会这里就形成不了内存条的战争呢?那自己现在去买内存条,会不会打了水漂?

        秦观正在纠结着,突然就从角落中蹦出一位抱孩子的大妈,头上还包着碎花头巾,低声的和秦观言语到:“一看小哥就是个新手,你都站这半天了,怕是不敢直接找门路吧。“

        大妈说完这话又将秦观拉到一边,特好心的继续说到:“也就是我好心,你在大门口站半天也找不到的,想买盘是不?跟我走就行了。“

        得,这是把秦观当成买小光盘的了。

        秦观一想,自己也别考虑那么多了,先跟去瞧瞧有什么盘再说。

        他一呲牙,用特猥琐的你知我知大家知的表情跟随在大妈身后,离开了中关村的大门。

        两人横穿过中关村大街,绕到后边儿的小路,在那片儿有一栋二层小楼,在楼上边挂着个破烂的木质牌子,白底黑字清清楚楚的写着:商务楼。

        大妈一招手,示意秦观跟紧,两人就从正门进入到了这个从外表看起来快要坍塌的小楼。

        这是大白天,楼内的光线仍然很昏暗,走廊里有一排排的小门,刷着黄色的油漆,上边既没有门牌儿,也没有号码。

        只有偶尔会从其中的一个小门,鬼鬼祟祟的走出来几个人,才彰显着这里不是一栋鬼屋。

        大妈轻车熟路的带着秦观走进了左手边的走廊,一直到了最里边的第一个门,才停了下来。

        嘎吱吱,黄色的门被大妈推了开来,一个新的天地就展现在了秦观的面前。门内的景象竟然像菜市场一般的忙碌。

        屋内的面积不小,两边全摆满了货架,正中央的大场内地上堆满了一层层的光盘。

        大妈将秦观拽进屋内,拍了拍在地上理货的小哥,指着秦观道:“这是我的客人,帮我登记下。”

        小哥从围裙的口袋里拿出一个草稿本,又把笔递给了大妈,大妈哗啦哗啦的翻到了自己标属的那一页,在后边歪歪扭扭的写上了孙二花三个大字,然后将笔和小本子递还给小哥,叮嘱道:“买了多少要记清楚点啊。”

        说完就朝秦观笑笑,抱着手里的孩子,出门去开发新一轮的客户去了。

        小哥也不招呼秦观,指着场内的书架说道:“左边是游戏盘,右边是办公软件,地上是电影,电视剧,要什么光盘自己找。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_16958/62546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lfs.com。葡京平台登录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

葡京游戏登录_平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