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游戏登录 > 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 > 495 父爱如山~未闻花名capf和书虫3号的万赏加更

495 父爱如山~未闻花名capf和书虫3号的万赏加更

        卢让将回放推到了秦观看到录影带的大镜头中,指着这个场景就说了一句话:“这是你多年未见面的父亲,你刚才的情感中只表现出来渴望父爱,以及对他心底的仰慕。”

        “可是这么多年的不闻不问呢?这么多年没有出现在你的生活之中,并且一直都杳无音讯的疑问呢?有没有怨?又有没有恨呢?”

        “人是一种复杂的生物,往往不是一种情绪所能表达出来的,你这一个镜头表现的很好,但是感情太过于单一。”

        “当观众看过之后,只会觉得哦,温馨,然后就这样过去了,这样是不行的,你现在的演技已经能够做到将情感融会贯通了,但是还是差一点火候。”

        “这火候在哪里呢?那就是深刻性,一个镜头,一个回眸,一个嘴唇的颤动,都能让大荧幕那边的观众记住你。”

        “那么,要做到这样的程度,你才能真正的无愧于艺术片影帝的这一称号,才能无愧于演技派的这一说法。”

        “难道你真的希望所有来看你的电影的人,都是来看你的这张脸吗?那么,你就不是我看好的秦观了,你也没有必要再拍艺术片了。”

        “因为你只要保护好你的脸蛋,大把的商业片导演都会欢迎你的加盟,你也算是开启了帅而优则演的先河了。”

        秦观被卢让导演这么一提醒,仿佛是为他轻轻的撬开了一个神秘国度大门的一个小角,对面就是一个,不是将情感全部用于脸部肌肉收放的表演的国度。

        想到这里的秦观,将身上的服装严肃的整理了一下,朝着一众德高望重的导演组,就这样鞠了下去。

        谢谢你们对我最大的支持与看好,谢谢你们给予我的经验与指导,也谢谢你们毫无保留的训斥,以及发人深思的提醒。

        谢谢,我电影拍摄中又一盏的指路明灯就这样亮了起来。

        抬起头来的秦观,转身回到了场内,脑海中突然就回想起了自己的父亲,那个带着框镜,在家中对着他一脸的严肃,出门的时候却万般维护的身影。

        如果,如果他从没有出现在秦观的生活之中,那么,自己应该是爱的吧,那么,自己应该更是怨的吧。

        酝酿到了这里,秦观朝着导演组示意,自己可以重新开始了。

        这一幕,男主角此时的心情,他可能理解到了。

        场边的卢让,只是对于秦观进入状态的迅捷程度感到了一愣,可是随即他欣慰的表情就浮现在了脸上。

        因为现在在他的镜头框之下的秦观,比之前更加的柔和了起来,一种莫名的镜头融合感,终于在这个亚洲年轻演员的身上体现了。

        现在秦观的状态,已经不能称之为演,而是真正的入戏了,你的人生,由我来演绎…

        趁着这种感觉的东风,卢让导演迅速的开启了手中的摄影机。

        “各单位注意!3,2,开始!”

        随着这一声的话音落下,摄影机镜头开始沙沙的转动,镜头前的秦观却仿佛将自己,放空在这样的场景之中。

        他的脸上似笑非笑,带着一点点自我幻想的憧憬,仿佛自己的父亲就从来没有离开。

        但是电视机中洗礼中的噪杂声,仿佛是惊醒了他的美梦,让他回到了现实,那个没有父亲的日子。

        于是乎这个男孩周边的气压瞬间的低了下来,他颤抖的嘴唇,和越来越紧皱的眉毛彰显了他的内心,他的怨,以及他的委屈。

        终于,秦观似水清潭一般的双眸,终于被蒙蒙的雾气所笼罩,而那顽强的眼泪,却永远的在眼眶中悬挂着,坚强的不让它滴落。

        导演组的人员,现在有一个算一个,都安静的可怕,周边的工作人员,却被这样一个脆弱的却不失温暖的男孩,吸引住了心神。

        固定住的机位一直在吱吱嘎嘎的行进着,直到运转了足足2个整分,大家才听到了卡的声音。

        “卡”

        这一声的落下,让周边的人好像按下了继续播放的按钮,原本沉浸在微愁气氛中的众人,赶紧就转移了话题,或是主动的收拾起场景。

        如果不是这样,可能就不能掩盖的了秦观与他们一起落下的眼泪。

        晶莹如珠,透明垂落,飘零在空气中,淹没于尘埃下….

        而这滴泪水滴落后,秦观却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大步的离开了拍摄场内。

        在和周边关心他的人员,示意自己无碍之后,拎着背包独自的来到了街边。

        秦观的手中闪烁着自家的电话号码,许久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久违的声音。

        “唉?儿子啊?这么晚了,不过节不放假的怎么打起电话了?”

        “怎么了?受委屈了?没钱了?孩子他妈,快起来!儿子的电话!”

        直到这时秦观才惊觉,两个国家的时差,那边的中国应该已经到了入睡的时刻,而听着电话那头的嘈杂声,就因为自己的突然来电,彻底的将全家人都给惊醒了。

        “儿子啊?到底咋了?我就说国外乱吧?是不是受了委屈了?没事,咱能呆就呆,呆的不开心了咱就回家。”

        不问缘由,不问学业,只是一颗毫无保留爱你的心。

        电话这边的秦观突然就鼻子一酸,眼泪就淌了下来:“爸,我想你了…”

        电话的那头,沉默了许久,突然老爸的回答就带了些许的鼻音:“嗨,你这孩子,说话怎么这么肉麻…..嘿嘿嘿,他妈,孩子说想我了,可不是说想你哦。”

        听着自家老爸无厘头带着欣喜的回答,秦观突然就乐了,自己的爹怎么能这么可爱,他的伤感瞬间就被冲的一干二净。

        “爸,天儿也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啊,嗯,我们都好好的,等我回去。“

        电话里的老爸还在得意的笑着,在自家老妈吃醋的埋怨声中,秦观就这样微笑着挂掉了电话,刚一转头就被自己背后的那两兄弟给吓了一跳。

        “嘿,知不知道人吓人能吓死人啊,你们两个悄无声息的站在我背后干嘛?”

        双胞胎兄弟的心灵感应总是很有默契的,巴蒂斯特和勒互相对视了一眼,就由哥哥发了话。(未完待续。)

  (/16_16958/7549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lfs.com。葡京平台登录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

葡京游戏登录_平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