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游戏登录 > 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 > 759 舌尖上的味道(可订可不订全吃的)

759 舌尖上的味道(可订可不订全吃的)

        得到了最终答案的三个人,终于踏实了起来。

        接下来的那三双眼睛,就齐刷刷的盯到了他们中间的搪瓷大脸盆中央的袋子中,那分成了几类的麻辣拌菜。

        大众口味的麻辣拌菜,在任何一家菜市场或卖熟食制品的集市上都可以买到,要是食客对于露天摊贩的质量不放心,在那种在大型的商超中,也一样有它的身影出现。

        这种现卖现做,根据个人的口味而搅拌调制的凉菜,带着它质朴的老百姓的口味与价格,在一经流行之后,就迅速的占领了家家户户的凉菜盘子。

        而秦观三人面前的麻辣拌菜,是798不远处的农贸集市中的老张家的作品,这位大爷家的麻辣拌菜,总是带着他独有的特点,迅速的抢占了整个798社区的市场。

        那就是他家肉菜拌中的猪耳朵与肘子,素菜拌中的油豆皮与青菜。

        要想做好一份麻辣拌菜,怎样才是它的精华所在?

        有人说是调料酱汁儿的独特,才不愧于拌菜这一称号。

        而这个陈醋,蒜汁儿,麻椒炸油,辣椒炸油,料酒,麻酱为基础拌料的麻辣拌菜,在这些十分大众的调料面前,光是汤汁的鲜美,可是显不出老张大爷的手艺的。

        之所以张大爷拌菜能够称霸市场,一统菜糊,关键还是在被凉拌的食材选择之上。

        张大爷家的猪耳朵,都是选用的体型较小的小耳朵,这样的小猪,耳朵柔嫩,软骨清脆而不会太韧,就算是牙口不好的老人,嘴馋了的时候,单独的为自己点上一个整片的卤猪耳朵,细细的切开,也不会吃不下去。

        一片巴掌大的小耳朵,只要6-7块钱的价格,就可以抿口老白干,在露着牙齿的微笑中,与对面下棋的老街坊吹上一天的牛b。

        而张大爷家的肘子,那就是一绝。他们家的酱肘子,一改普通的老字号肘子中为了经久的售卖而过咸的传统。

        反倒是甜咸适度,味道平正,单切上一片,放到嘴中,只觉得肉香满溢,酥烂无比,却别无长处。

        但是被张大爷的麻辣拌菜的料汁儿这么一搅拌,却是如同老虎插上了翅膀,飞龙点上了眼睛,有些寡淡的酥烂的肘子肉,吸满了味道丰富的调料汁儿,瞬间就变成了另外一种美味。

        再也没有了其他肘子搅拌起来之后的过于咸的感觉,在吃完拌菜之后,还非要对付上一缸子的凉白开才行。

        而这只不过是张大爷家中的肉菜拌罢了,那个吸满了麻酱,通红却不辣的红油,饱满的蒜汁以及最开胃的陈醋之后的素菜拌,才是张大爷家的拿手菜。

        青菜的炖煮,在于一个火候,而每一种食材,都有它最好出锅的温度。

        看到这里,有人就会说了,切!你一个菜市场里的推着三轮车上边罩着一个玻璃四方罩子的摊子,还要讲究什么极致的味道!

        但是愤怒的秦观,就会对于此种看客的漫不经心的心理,来上一通愤怒的咆哮了。

        正所谓,干一行,爱一行,什么东西做到了极致,那也是人间的美味,作为一个食物来说,它本身是不分贵贱的饱食之物罢了。

        能将最普通常见的青菜,做出不一样的味道,那才是真正的属于美味的真谛。

        比那些用顶级食材不知所云的已经失去了传统的大厨们来说,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

        这种属于家的味道,或是在妈妈,或是在奶奶的身上才能够体现,而多年在一个小馆子中再吃到的那种属于曾经的味道,会让多少的大男人哭的肝肠寸断不能自已?

        那不是仅仅的味道的体现,那吃的是一种情感,之于美食的最高体现。

        所以,这个用清晨鲜活的老母鸡腿肉炖煮的鸡汤,按照事物本身的烫熟的时间来进行精确的计算。

        将每一个捞出锅的处理好的青菜,都迅速的摊开,放凉,不让它们因为憋闷而颜色和味道都发生改变。

        最后,再按照每一根青菜的纹理码放整齐,油豆皮的层层叠放,油麦菜的条条整齐,以及红根菠菜的轻轻一圈,让整个蔬菜的码放格子,都仿佛变成了最美丽的艺术品一般。

        按斤计算的素菜,来上几辆就足够满足一家三口的白瓷盘的装满,而对于秦观这三个大老爷们的胃口来说,也不过十几块钱的事情。

        老白干加麻辣菜,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刚从红星二锅头的余韵中咋么过味道来的秦观,有点遗憾的在这个破仓库中扭头左右的看了起来。

        ‘找这个?’

        宁浩说完,就从旁边的炉子边上的围着的铁皮圈子边上,用筷子从不大的缝隙中将一片馒头片给拖了出来。

        没错,炉子现烤的馒头片,带着泥土气的味道,却没有丝毫油炸的麦香。

        就这种最简易不过的装置,却是体现了北方人民在冬季取暖时的多重利用的智慧。

        这个可以取暖,烧水,座茶的煤炉子,同时还兼顾了处理食物的功能。

        小时候的地瓜干和烤红薯,就是这种矮墩墩炉子的杰作。

        诚然,一个已经烤制的金黄酥脆,颇有点火候的烫的拿不住的馒头片上,铺上一大块肥厚的吸满了汤汁儿的肘子肉,再来上一筷子豆皮与青菜丝通过芝麻酱的羁绊混合在一起的素菜。

        让多口味的汁水,透过被烤制的十分紧密的小麦的金黄色的纤维,在最合适的时机中,连肉带菜的满满的咬上一大口,不负张大爷家美味的名号。

        满满的来自馒头的麦香,带着肉菜的辛辣,存在于味蕾之上的却是被混合之后的恰到好处。

        唾液的刺激也因为这些食材的刺激而丰富了出来,随着喉咙的吞咽,慢慢的运动到胃中,立刻就给了每个人的大脑释放了一种信号,名为幸福。

        北方的小风,吹不透蜂窝煤炉子和暖气片的双重阻隔,黄色昏暗的灯泡,也无端的让这个小团体的头顶温暖了几分。(未完待续。)

  (/16_16958/83141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lfs.com。葡京平台登录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

葡京游戏登录_平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