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平台登录 > 孺子帝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嫌疑与好处

第二百三十三章 嫌疑与好处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东海王气喘吁吁地跑进来,给自己倒了一杯冷茶,一口气喝下去,皱皱眉头,返回门口,大声命令随从去要酒,然后转身说:“真是倒霉啊,你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吗?”

        韩孺子独自坐在书案后面,一声不吭。

        东海王找地方坐下,看样子是累坏了,瘫在椅子上不愿动弹。很快,府里的仆人送来酒菜,酒是热的,菜是凉的,东海王赶走仆人,自斟自饮,三杯之后,他的精力恢复许多。

        “你怎么不说话?”东海王问。

        “你追上袁子凡了?”

        “没有,他跑得快,比我认路。”

        “你胆子真大,敢独自去追望气者,那些刺客很可能是他的同伴。”

        “我还以为你们都跟在后面呢,谁想到……咦,我听出来了,你在怀疑我?”东海王警惕起来。

        “如果是你派人刺杀英王……”

        “不是我!”东海王愤怒地说。

        “让我说完,每个人都有可能,我只是做一种假设。”

        东海王还是愤怒地盯着韩孺子,但是没有再插话。

        韩孺子继续道:“刺杀英王对你有什么好处呢?争位局面变得混乱,我与冠军深受其害,你却可以混水摸鱼。”

        东海王冷笑不止,“啊,我真是聪明啊,冒着巨大的风险刺杀英王,就是为了混水摸鱼,可你想过没有,咱们都是桓帝之子,你若争位失败,大臣们宁可另选他人,也绝不会选我当皇帝……”

        “这只是假设,要等事情更清晰以后,才知道对你的真正好处是什么。”

        东海王又喝了一杯酒,怒道:“假设是吧,好啊,那就假设是你派人刺杀了英王,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如果能将刺杀嫌疑引向冠军侯,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好处。”

        东海王一愣,怒气稍平,“冠军侯有嫌疑吗?”

        “还不知道,但他接连被我打败,愤怒之余,什么都有可能做出来,他知道英王去宰相府,也知道离府之后的必经之路,而且他想刺杀的未必只是英王。”

        “没错!冠军侯以为英王必定跟咱们两人在一起,英王跑在前面,刺客们被迫提前动手……”东海王颤抖一下,脸色也变了,“你们居然让我一个人去追袁子凡!”

        “我说了,这只是假设。”韩孺子平静地说。

        “好,咱们继续假设下去。”东海王想了一会,突然笑了,“其实不用什么假设,按你的想法,一点嫌疑没有的人最可疑,因为别人的声望都会因此受损,甚至失去争位资格,他却能坐收渔翁之利。”

        韩孺子点点头。

        “你不相信有人的运气就是好?”

        韩孺子摇摇头,这种时候,只有最无知的人才会相信运气。

        东海王沉默了一会,“还有太后和崔宏,还有你的部曲士兵,都有刺杀英王的可能。”

        “部曲士兵?”

        “我相信刺杀英王不是你的主意,但你的部曲士兵不是已经返京了吗?他们对你很忠诚,却不够聪明,没准以为这是在帮你。”

        “那他们应该去刺杀冠军侯。”

        东海王嗯了一声,将这个假设排除,“崔宏其实很有嫌疑,争位的四个人当中,三人与崔家关系密切,只有英王是个例外……不对,英王的势力最弱,崔宏完全没必要除掉他……”

        “或许崔太傅希望看到京城陷入混乱。”

        “嗯,那对他的确大有好处,但是英王遇刺这件事说小不小、说大不大,还不至于将南军招来,除非以后越闹越大……英王死了吗?”

        “还不知道,我也在等消息。”

        “我应该出去打听一下,谭家消息比较灵通。”东海王站起身,没有马上离开,“说来说去,获益最多的人其实是太后!”

        “嗯。”韩孺子不置可否。

        “英王不是普通人,遇刺之后由谁查案?首先是‘广华群虎’,那都是太后的人,还有宿卫八营……”东海王的脸色又变了。

        “太后已经疯了。”韩孺子提醒道。

        “如果她根本没病,是在装疯呢?想争位的人都被困在了京城,利用遇刺事件宿卫八营可以公开掌权……这么说来,‘广华群虎’也可能是在欺骗谭家……”

        东海王跑了。

        韩孺子仍然没动,整个京城就像是一座池塘,英王遇刺搅动了池水,沉渣泛起,大鱼、小鱼都扑了过来,互相追逐嘶咬,分不清谁是早有谋划的敌人、谁是趁火打劫的投机者。

        后半夜,杨奉回来了。

        “英王和杜穿云中了毒镖,好在抢救及时,应该没问题。”

        韩孺子稍稍松了口气,马上又生出不祥之兆,“毒镖?”

        “嗯,江湖人爱用的玩意儿,杜穿云很警觉,抱着英王躲了一下,所以没有击中要害。”

        “刺客呢?”

        “还在追查,掌柜说店铺门前曾经有六七名少年逗留,出事之后全都消失了,连丹臣正在找这几个人。”

        “那些望气者呢?”韩孺子又问道。

        “袁子凡和鹿从心失踪了,皇甫益在宫里,情况未知,林坤山,还在东海王府里。”

        “林坤山没逃?”韩孺子很吃惊。

        “嗯。”

        韩孺子糊涂了,看着杨奉,过了一会问道:“上官盛出面没有?”

        “还没有,连丹臣有三天时间查案,没有结果的话,上官盛才会插手。”

        “他还真沉得住气。杨公还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吗?”

        “倦侯应该休息了,明天很可能会有人上门向倦侯问话。”

        韩孺子点点头,“是太后吧?”

        杨奉沉默了一会,“倦侯何出此言?”

        “英王是太后荐举的,却没有得到多少支持,现在想来,英王唯一的作用大概就是以争位者的身份遭到刺杀,给上官盛直接插手争位提供理由。英王遇刺,我怀疑太后,冠军侯也会,天下人却不会,他们只看到太后支持的人受到伤害,以为幕后凶手就是我们这几人。”

        “不是吗?”杨奉反问。

        韩孺子盯着杨奉看了好一会,垂下目光,“这件事情大概永远也调查不清楚了,对吧?”

        “休息吧,倦侯,你想得太多了。”

        杨奉走后,韩孺子合衣躺下,就在书房里休息,他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结果一闭眼就进入了梦乡。

        次日一早被推醒的时候,韩孺子很不情愿,在那一刻,连当皇帝都不重要了,他只想继续熟睡。

        但他还是坐起来,迅速清醒。

        张有才不像昨晚那么慌张,脸上甚至露出微笑,“主人怎么没脱衣服就睡了?我拿来新衣服了,主人换一身吧。”

        韩孺子像木偶一样听从摆布,换过衣服、洗脸漱口之后,他更清醒一些,说道:“昨天你被吓坏了吧?”

        “还好,就是……太突然了,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

        “以为有人要杀主人和东海王。”张有才小声道。

        韩孺子笑了笑,张有才是宫里的太监,即使怀疑太后也不敢说出来。

        “杜穿云应该没事。”

        “我听说了,这个家伙,早晚死在自己手里。”

        “你不关心他吗?你们是朋友。”

        “朋友?”张有才显出几分愤怒,“有些话我不该说……”

        “在我面前,你没有不该说的话。”

        张有才脸色微红,“我刚回来的第二天,杜穿云说是给我接风洗尘,结果他把我和泥鳅带到……带到那种地方去。”

        “哪种地方?”韩孺子没听明白。

        “烟花之地。”

        韩孺子一愣,随即大笑,他相信杜穿云能做出这种事。

        “他说,‘吃不到猪肉也该看看猪跑,太监就不能去青楼吗?太监还有娶老婆、抱养小孩儿的呢。’主人听听,这都是什么话?”张有才气哼哼地说。

        韩孺子笑着摇头,没有为杜穿云辩解,他很清楚,张有才在用恼怒压制关心,这两人仍是最好的朋友。

        张有才一边收拾屋子,一边继续抱怨,“就算我不在乎,还有泥鳅呢,他才多大啊,杜穿云竟然把他也带去了。好吧,那的酒菜的确不错,陪酒的人尽会说好听的,可是这也太过分了。主人,不管你怎么想,我得说,杜穿云好酒、好色,早晚毁在这两件爱好上……”

        日上三竿,东海王没像往常一样跑来,司法参军连丹臣登门拜访。

        杨奉亲自将连丹臣引入书房,同来的刑吏有好几位,都留在前院,由府丞招待。

        连丹臣一进来就跪下磕头,表示歉意。

        韩孺子请他起身,客套了几句,连丹臣拿出笔纸,开始向倦侯询问昨晚的详细情况。

        韩孺子没什么可隐瞒的,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英王是突然拜访,事先没打招呼?”

        “没有。”

        “也就是说,知道英王出府的人没有几个。”

        “我们去拜见宰相的时候,宰相府出来很多人迎接,消息大概就是这么传出去的。”

        “嗯,那也不够策划一起刺杀,那些人准备得很充分,绝非临时起意。”连丹臣没有继续分析下去,恭恭敬敬地送上笔录,请倦侯和杨奉分别签字、盖印。

        连丹臣将东西收好,却没有告辞之意,杨奉识趣地走出书房,等在门外。

        “倦侯身边有一位从前的宫中侍卫吧?”

        “嗯。”

        “她叫孟娥?”

        “对。怎么了?”

        “请倦侯小心。”连丹臣躬身行礼,告退离去。

        韩孺子明白过来,刺杀英王的手法与暗器,必定与孟氏兄妹非常相似。

        (今日一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_1267/67903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lfs.com。葡京平台登录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

葡京游戏登录_平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