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平台登录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992节 我们不叠被子不背包

第992节 我们不叠被子不背包

  听到这个消息,李来亨首先觉得不可思议。

  在华人的军队里,把被子叠方块是领袖亲传,形成了军营习惯。

  所有军人,无论是官还是兵,都要把被子叠漂亮,放整齐。

  居然那个什么马拉地营士兵闹事,拒绝叠被子?!

  还有背行军包,也就是军人的背囊,是东南军官兵的必备装备,里面装了、个人卫生工具如刮脸刀、毛巾、青盐、针钱包、药品、个人生活用品有换洗衣服、袜子、鞋子、雨衣及居住用具如帐蓬捆绑用绳索、睡袋、睡垫等、还有应急行军口粮、武器的清洁工具等等,加上身上背的铲子、多用途工具、武器、弹药、水壶、小炸弹等等,有了这些就可以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展开作战了。

  说一句:训练就是实战,平时把背包背在身上进行长途拉练。

  看情况,有时可用畜力帮忙背,但大多数的时候都是自已背。

  只有到了校官以上,配备勤务兵及配畜,可以不背背包了,但许多校官照背不误,尤其是在战斗的时候。

  万一背着你东西的你的马弁、马匹被打死了呢?

  马拉地营士兵闹事,拒绝叠被子和背行军包!

  李来亨很生气!

  辛伯一点都不笨,他察言观色,在旁边凉凉地道:“肯定是高种姓的士兵在搞鬼!”

  李来亨冷哼一声,着人去打探消息。

  ……

  忠勇兵营是军部所在地,有什么事情会很快上报到军部,因此忠勇兵营内的马拉地营的华人营长资历安脸色铁青,非常恼火!

  他站在兵营宿舍前,面前有一群体格健壮的印度兵,与他及他带来的华人官兵对峙,那些印度人满脸的桀骜不驯。

  旁边还有一群印度兵,比起资历安面前的那群印度兵,他们显得更黑、更瘦、更矮,他们的脸上尽是不安。

  资历安耐心地对着那群大个子印度兵道:“按照军制,你们必须叠被子和背自己的背行军包,自行完成!”

  他觉得太搞笑了,他X的为这等事情,那些士兵居然闹事!

  按照上级检查,发现该营的高种姓的士官、士兵在平时乘华人军官、士官监管不到位的时候,总是让低种姓的士兵为他们服务,包括了打饭、做勤杂事,其中有叠被子,尤其在行军时,让低种姓士兵们为他们背枪、背行军包!

  这就是军营霸凌!

  其实华人早有发现,但是防不胜防,关键是无人举报!

  低种姓士兵们“自愿”为高种姓的士官、士兵们服务,没有一个人反抗的,只说我们乐意助人!

  哪怕是华军官官们把他们叫去,要他们主动出首、举报,但无一响应,不愿配合。

  这是军长来之前的事情了,军长来之后,发现了这些状况后,干脆来了个一刀切,下令道:“不得以任何理由不搞个人内务、勤务,否则就是违令不遵!”

  并且加派了人手,各排都有士官监管,见到谁给谁叠被子的,就登记起来,追究被服务方的责任,按军法论处!

  尤其是背行军包之事,监管甚严,看着部队背包出动,中途及终点皆有人检查。

  谁背多包,包上有号码,按图索骥,追究其主人的责任,进行处理。

  士官降为士兵,士兵记过,扣发当月当津贴。

  终于,高种姓的士官、士兵们爆发了,他们聚集起来,要华人军官们来与他们对话!

  这批军人有点本钱,他们都属于马拉地族,多来自孟买马哈拉施特拉邦,离得近且人多势众,占了该营人数的二成以上。

  为首的士官是库纳勒,这厮壮得象头小牛犊,乃是一个大土邦主的小儿子,家里有钱有势,平时他盛气凌人,喜欢惹是生非,好勇斗狠,他的父亲与华人合伙做生意,知道华人前途无限,就走了华人的关系,将他送入了兵营。

  这家伙不愧是高种姓的,智力好,很快学会了汉语,成为士官。

  说实在话,华人军官对他的印象不差,他会汉语,有力气,人又机灵,学什么都很快上手,也能够执行命令,虽然有点嚣张,但在军营里,什么样的刺头没见过,不算什么!

  与库纳勒一道的是卡普佐,成分与库纳勒差不多,高种姓、土邦主的儿子,智商也高,懂汉语,为人阴沉,不及库纳勒勇武。

  听罢资历安的话,库纳勒傲慢道:“千百年来,我们这里,谁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是神的旨意!”

  “我们负责打仗,他们!”库纳勒手指处,正是旁边那群低种姓:“他们负责叠被子、背包包!”

  “至于我们,我们不叠被子不背包!”库纳勒不容置疑地道。

  卡普佐帮腔,在旁边阴阴地道:“长官你们口口声声地尊重我们的民族习俗,这就是我们的民族习俗!”

  他向低种姓人群厉声道:“你们说是不是?!”

  那群人全部低头,栗栗发抖地道:“老爷说是,就是!”

  “大声点!”卡普佐用训兵的口吻道。

  “是是是!”那群人争先恐后地应道。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资历安无奈地摇头,真的想不管他们了,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可是军长的命令不能不执行,他耐心地道:“军中自有规矩,我们尊重你们的民族习俗,不代表样样对你们的迁就,内务勤务的重要性你们也是知道的,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们必须服从!”

  “命令也必须尊重我们的习俗,我们要求见上级长官!”库纳勒说道。

  “对,见长官!”“见上级!”“我们要见军长!”那些官兵们七嘴八舌地道。

  “军长岂是你们想见就见的!”资历安冷笑道。

  “你们要是不服从命令,那就军法论处!”资历安严厉地道。

  “合理的命令我们接受,不合理的命令我们不接受!”库纳勒针锋相对,他声音响亮地道:“要我们背弃我们的神,毋宁死!”

  哟喝,人才啊!

  “毋宁死”这三个汉字居然被库纳勒学到家了,资历安甚觉可惜这等人才不被已用,要知道几千印度人里找个会汉语的实在不容易。

  所以他想劝说他们,毕竟这些士官,还是他亲手训练出来的!

  只是好说歹说,说得资历安脸色难看,旁边帮腔的军官心头火气,对方油盐莫进,就快撕破脸了。

  正在这时,马蹄声响起,几骑赶来,为首的正是军部的参谋,他叫道:“军长召闹事士兵为首者见他们!”

  /50_50722/4351097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lfs.com。葡京平台登录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

葡京游戏登录_平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