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平台登录 > 大明之风骨 > 第225章 一个借人 一个借钱

第225章 一个借人 一个借钱

  朱翊镠,小能手。

  他现在像着了魔一般,每天天色一亮,就去了肖家村,几乎到天黑尽的时候才回来。

  想必,一来是因为早些年在宫里头的日子太闷,一直憧憬着无拘无束的生活,所以他一旦出宫得自由,总是激情四射;

  二来也是因为太想挣钱,加上张静修不断对他洗脑,灌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理念,他对大棚果蔬种植是越来越上心了。

  人呢,本就如此,一旦投入到某项事业当中去,而且能够看到无限的希望,专注度自然而然就会提升。

  朱翊镠现在正处于这种状态。

  在张静修的指导下,他种植了好多果蔬,像他说的那样,什么香瓜、西瓜、南瓜、黄瓜……全都种。

  反正他觉得有地,有大棚,又不缺劳动力,不种白不种,种了将来卖钱就是自己的了。

  而且,和张静修已经达成协议,大棚果蔬的利润所得五五分成。

  这个,张静修没意见。

  毕竟,朱翊镠全程参与、监督,而张静修只提供指导,也不经常去肖家村。

  ……

  脑子里的想法多,人太聪明,尤其知道大明未来的发展方向,有时候也很讨厌。

  不像朱翊镠,只专心致志投入一件事。

  张静修除了琢磨大棚培育果蔬,还想着老张煤业的经营情况,想着番薯什么时候能运到北京,能运来多少?随着年关的逐渐逼近,他还想着准备去蕲州接李时珍进京的事……

  从北京赶到蕲州,快的话,也得耗时半个月,若路途一耽搁,就得需要一个月时间了,必须提前做好准备。

  与李时珍约定半年,这都已经过去了几个月,剩下两个月肯定也是一晃而过。

  这期间,张乔松只写过一封信,算是报了个平安。

  看来,蕲州城那边没什么特殊情况。

  为了尽早让李时珍进京,张静修想年前就得派人过去,待新年一过,立马儿将李时珍接过来。

  时间不等人啊!

  关键是,留给张静修的时间本就不多,因为救父救张家,满打满算只有四年时间。

  准确地说,只有三年。

  因为如果按照原本的历史剧本发展的话,在万历九年父亲就已经病倒了。最后一年父亲几乎是与病魔抗争中度过的,许多时候父亲都是在家里一边调养一边处理公务。

  要救父亲救张家,首先不能让父亲身子垮掉了。

  只要父亲还健在,万历皇帝就不敢胡作非为。他心里有气,很想亲政,也得忍着。

  而且,在这短短的三年时间里,自己还得迅速发展壮大起来,为父亲加重与万历皇帝对话的筹码。人只有足够强大,才能更好地掌握话语权。

  可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偷偷溜走了。

  一步一步展开大计划的同时,不是还得享受美好的生活吗?所以想好的计划就得赶紧实施。

  “想做”与“在做”是两码事,中间隔着一个行动。

  时间是金钱,干是第一原则。

  那么,到时候派谁去蕲州接李时珍呢?

  李时珍进京,肯定不会是孤身一人,最起码得带上他的一些医药典籍。哦,最重要的当然是《本草纲目》的初稿。

  途中绝不能有任何闪失。

  毕竟,已经有人盯上《本草纲目》了。

  这种人属于凤毛麟角,也算得是唐亿四手下的奇才。

  尽管非常自信自己盯上的东西,没有人敢随便打主意,可也不能太高估了人类的品性啊!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品德这个玩意儿,在金钱与利益面前总是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那派谁去接呢?

  张静修在想。关键时刻,还是发现身边可信、可用的人少。张乔松人在蕲州,董嗣成是超级保镖,在自己的地位还没有完全确定的时候也不能放,带董嗣成在身边就是安全的保障啊。

  小岳岳这厮倒也可靠,可他不是做事的人,跑跑路、当当狗腿子、找他撒撒气还行。

  还有谁能堪当大任?

  找自己哥哥?二哥、四哥在朝廷当值,大哥、三哥在发奋读书准备会试,五哥年纪尚小……似乎都不合适。

  想来想去,张静修也只能想到一个人,他有这个能力,有这个魄力,办事也让人放心。

  ……

  这天傍晚,朱翊镠忙碌一天,从肖家村回来了。

  年轻就是好,忙了一天他也不觉得累,蹦蹦跳跳的,一回来就拉着张静修,手舞足蹈地介绍他的劳动成果:有冒土长出新芽的,有开花结果的……

  最后昂首挺胸,来一句牛逼哄哄的总结:“本王培育的果蔬反正都像本王一样龙精虎猛。”

  每当这个时候,张静修总习惯敷衍一两句:“好好好,它们全是你的宝贝儿子,你是它们亲爹。它们马上能够为你挣钱,给你养老了,现在确实不流行‘啃老’,而流行‘啃小’。”

  但今天,张静修没有敷衍,而是认真地直奔主题:“小猪同学,跟你商量个事儿呗?借个人使使。”

  “借人?借谁?”

  “小鲸。”

  “借他作甚?”

  张静修于是将需要提前去蕲州接李时珍的事说了。

  朱翊镠听完,头摇得与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小鲸现在就是我的跟屁虫,你又不是每天去肖家村,没有小鲸在我身边,我会觉得像宫里的宦官,少了点儿什么。再说,接李时珍用得着小鲸去吗?怎么说人家也是堂堂的秉笔太监啊,随便找几个锦衣卫去不就得了?干嘛小题大做让他去?”

  为了说服朱翊镠,张静修只得耐心地将眼下的形势、李时珍的地位以及将来的价值、能够带来的财富……等等都讲了一遍。

  一提到“价值”与“财富”,朱翊镠眼睛里又开始放光,不过随即他又沮丧地道:“可我记得,老张曾说过,李时珍的项目,与我毛关系都没有。”

  张静修道:“若是有关系,那就直接要人,而不是借人了,现在是借。时间也不会太长,一去一回,就一两个月嘛。”

  朱翊镠依然摇头:“没好处,不借。”

  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张静修威逼利诱,气嘟嘟地道:“你到底借不借?若不借,将来还有很多挣钱的门道,我可不带你玩儿了哈!无烟煤和温室大棚培育果蔬只是冰山一角呢。李时珍的项目是与你无关,可将来还有许多项目你可以参与进来啊!”

  朱翊镠稍一犹豫:“好,成交,但本王有个小小的要求,能不能借一千两银子使使?”

  “我靠!又借钱?”张静修翻了个白眼,“你吃喝不愁,有俸禄有月利银,咋动不动就借钱呢?”

  “老张你这人真不够意思,你借人,我借钱,你不是经常说人比钱重要吗?”

  “好吧,看在你可怜兮兮的份儿上,借给你一千,记得要还哈!”

  “知道,人什么时候要?”

  “半个月后。不是,你要钱干什么?”张静修又问了一句。

  “本王就不能保留一点秘密?”朱翊镠不说,扬长而去。

  这家伙,最近是不是背着本少爷干了什么坏事啊?

  张静修想,嗯,得找个人盯着,不然学坏了,如何向李太后交代?

  督导教育的任务不能丢啊!那可是取得李太后信任与青睐的重要前提之一。

  /61_61473/4707340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lfs.com。葡京平台登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

葡京游戏登录_平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