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平台登录 > 婚不顾身 > 第065章 咖啡,甜食

第065章 咖啡,甜食

  事实果真如杜陌优所说,他的确没钱付医药费。

  “钱我会还给你,”宗政一脸不屑,态度没好转多少。

  “不用急,等你养好病再说,”杜陌优笑笑,看到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秀眉微微一皱,“我有同学在整容外科,如果你需要我可以介绍给你。”

  宗政垂首,看到自己的伤口因缝合后留下蜈蚣一样张牙舞爪的疤痕,淡淡说:“不必了。”

  杜陌优没有强求,叮嘱他按时吃药,外用的消炎药也不能断。

  快走出病房门时,她想到什么,突然回头,“你的那两个朋友这几天已经从重症监护病房转入普通病房,等你再好一些可以去看看他们。”

  宗政这才流露出惊喜的表情,迫切的看着杜陌优。

  “真的?”

  “当然,不过他们的医药费也还欠着呢,你们尽快想办法吧,”杜陌优不时无脑做慈善,前来就医,该交的费用还是不能少。

  尤其是像宗政这一类的人,催促之下都不一定能交的齐,在医院呆久了,逃费的也见过不少。

  “钱我会想办法,一分不会少,”宗政对认真强调。

  那就好。

  杜陌优挥手再见,准备回家补眠。

  ***

  会议刚结束,闻璐抱着电脑和一沓资料,跟随大佬们从会议室出来,埋着头一点提不起兴致。

  一期项目拨款以后,后续的工作依旧十分繁杂,立项以后各项实验支出的报销都归闻璐管,她以后少不了往医学部校区的财务跑。

  报账是一份苦差,财务的老师不会给她们这些学生好脸色,各种繁杂的要求会把人折磨疯。

  闻璐深感人生不易。

  下班后走出医院正门,远远看见一辆熟悉的黑色保时捷停在路边,下一秒她接到了一通电话。

  来电的人是许客,“闻小姐,陆先生让我来接您。”

  “有什么急事吗?”闻璐心中生出一丝不寻常。

  “他没有明说,只让我来接您去公司等他,他有一个视频会议还没结束,”许客回。

  车子弯弯绕绕开进一座大楼的停车场,闻璐第一次来陆尧澄办公的地方。

  在她的认知中,以她的身份没机会踏足这种地方。、

  关于陆尧澄她知道的越少越好,但陆尧澄似乎并非这样想,他的率性而为,丝毫不在意她是否逾矩。

  许客将她引到休息室,这里专供客人等候,所以没什么人。

  来这里,闻璐是怕的,怕被他公司的人看到,更怕被狗仔拍到,她可以在自己的世界无拘无束,但不能在他的世界随意出入,稍有不慎,等待她的将是万劫不复。

  但来到这里,怎么可能不引起人的注意。

  她埋头跟在许客身后时,一路遇到几个女职员礼貌客气的和许客打招呼,视线转移到闻璐身上时却变了一番滋味。

  闻璐也说不好那是什么眼神,里面有好奇,或许还有嘲讽和鄙夷。

  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儿,跟在他们老板的助理身后,还被带进私密的候客室,怎么回事想想都明白。

  会客室周围是透明的玻璃墙,闻璐能清晰的看到屋外人影攒动,几个员工忙碌的影子。唯一的遮挡,是会客室外摆着的几盆巨型盆栽,让人隐隐约约觉得她这里还算隐蔽。

  此刻她像一个偷窥者,但屋外的人似乎视她微透明。

  许客原本也应参与这场会议,因为去接她才草草离开,现在会议还未结束,他像参与急救的消防员,回来后又匆匆奔赴会议的火场。

  会客室的门传来一阵轻轻的敲击,有节奏有礼貌。

  推门而入的是一位年轻女孩儿,一身粉色的职业套装,青春活力,与她差不多年岁。

  “您好,许助理让我来给您送杯咖啡,”女孩儿有些拘谨,职业式的笑容还没练熟,略显局促,“我也不知道您喜欢什么种类,擅作主张准备了蓝山,不过许助理说您喜欢吃甜食,我特地准备了一块儿小蛋糕。”

  说着,女孩儿将托盘摆在闻璐面前,又将咖啡糕点一一摆在她面前。

  “谢谢,你真贴心,”闻璐还没吃饭,正觉得饥肠辘辘,看到那块儿颜色亮丽,布满儒软奶油的蛋糕,非常有食欲,“你刚入职吧?”

  闻璐抬头,笑着问。

  女孩儿点点头,有点惊奇,“你怎么知道?”

  她笑而不答。她看着她的眼神单纯无欺,没有探究更没有怀疑,经验老道的职场老鸟一眼就能看出她的身份,一般送完东西就赶紧闪人,不会和她多说废话,更不会将自己的准备东西的心思直白的说出来。

  试想一下,如果她自作主张准备的东西不合她的心意,作为老板的女人吹枕边风不过是小事,老鸟们不会自断后路。

  新手却不一样。

  闻璐想,如果她所料不错,这个女孩儿还以为她会成为她未来的同事呢。

  果然。

  “你也准备入职这里吧?”女孩儿大方的落座,“要应聘什么  职位?这里待遇很不错哦,虽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文员。”

  闻璐笑而不答,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

  此刻,女孩儿的单纯与大方让她羡慕,她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出自己是陆尧澄公司的小职员,而她却无法开口说自己是陆尧澄的情人。

  “我......”在女孩儿殷切的注目下,闻璐犹豫着开口,“我只是等陆先生。”

  她的回答没头没尾,既没说为何等,也没说等他来做什么。

  “原来你是我们老板的朋友啊,”女孩儿不好意思的笑笑,想掩去自己粗心造成的误会,“抱歉啊,一般我们老板的朋友都是中年人,很少遇到比我们老板年纪还小的。”

  关于“朋友”这个说法,闻璐默认,她端起咖啡轻轻抿一口,苦涩的味道遍布味蕾,她皱皱眉,不喜欢这个味道。

  “不好喝吗?”女孩儿不可置信的问,“我们老板最喜欢这个。”

  “是吗?”闻璐有点怀疑。

  陆尧澄不是也偏向于甜食吗?而且他长期服药,不宜喝咖啡,与他相处这段时间,闻璐也没见过陆尧澄有喝咖啡的习惯。

  他唯一的不良嗜好大概只有吸烟了吧。

  “这可是我们组长特意托人从国外购来的地道货,因为老板喜欢,所以这个品种储备最多,”女孩儿略带骄傲的说:“老板的这个喜好,还是我发现的呢!”

  闻璐哭笑不得,“原来你们的工作就是研究陆尧澄的喜好啊?”

  这不是她的“工作”嘛?

  女孩儿突然发现自己言语有些偏颇,赶紧解释,“不不不,只是大家平日里最喜欢聊这个话题。”

  她懂。

  女孩子嘛,聚在一起聊八卦很正常,何况他们的老板帅气多金,现在还是单身。

  “我觉得,他可能不喜欢咖啡,或者他对咖啡从来都没有喜恶,或许你们搞错了,”闻璐觉得她们或许跑错了方向,在这种事上无意义的耗费时间,不如多在工作上有所表现,陆尧澄肯定不会亏待有能力的人。

  比如——许客。

  女孩儿有些不能相信,“不可能啊,他亲口说味道不错。”

  不可能。

  闻璐心中不知为何会生出这个的念头。

  “你确定他说的是‘不错,’而不是‘还行’?”陆尧澄对于赞扬向来吝啬,她努力那么久也不见他真正的夸她几次,后来她想明白了,陆尧澄这人就这个脾性,想让他嘴甜起来,除非对他“转基因”。

  女孩儿果然羞涩的垂首,“他说‘还行’。”

  果不其然。

  心中突然生出一种自豪感是怎么回事?她竟然对陆尧澄有如此之深的了解。

  两人简单的讨论一番咖啡,闻璐给了她一个忠实的建议,给陆尧澄送咖啡不如给他送点糕点,不要太甜,他那个人口味刁钻,太甜还嫌腻。

  女孩儿不解的看着闻璐,“霸总人设不应该拒绝甜食么?”

  “心里苦的人都喜欢吃甜的东西,毕竟生活已经够苦了,”这是她的认知。

  候客室外突然传出一阵吵闹,闻璐寻着声音望向外面。

  女孩儿看到外面突然闯入的生人,“我先出去了,”急匆匆离开。

  一起闯进来的有三个人,两个大人一个小孩,其中一个人闻璐很熟悉——穆娉婷。

  她依旧穿着那身火红色的职业套装盛气凌人的站在最后,任凭前面的妇人带着张牙舞爪的闹。

  妇人身后的小女孩儿却但却的躲在母亲身后。

  “你们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破公司,把我老公的公司还给我们,还给我们,”妇人被几个人捉住手臂,她挣扎着想要挣脱。

  此时,有职员代表出面阻拦,“女士,请你先冷静,如果你再这样无理取闹,我们要采取强制措施了。”

  “我无理取闹?”妇人不可置信的质问眼前的人,“你们搞垮我丈夫的公司,害他现在被司法问责,房子没了,我们孤儿寡母连住处都没有保障,你们还说我无理取闹?”

  “天生制药的事我们老本已经尽力了,王总经营不善,天生的制药最后被拆分收购,我们也很遗憾,”职员代表做出官方的解释,“这个项目我们老板也损了不少钱。”

  “他损了不少钱?”妇人像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他损钱有损到倾家荡产,老婆孩子没地方住吗?”

  /63_63905/381857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lfs.com。葡京平台登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

葡京游戏登录_平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