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平台登录 > 拔草奖励属性 > 第96章 钱家女婿(求收藏!)

第96章 钱家女婿(求收藏!)

  徐子期正要御剑离去,却发现徐缨依旧没有从墓园内走出来。

  “好了没?”他朝墓园内唤了一声。

  徐缨马上从墓园里走出来,她脸上带着神秘的微笑。

  徐子期见状,他有些好奇的问道:“什么事这么开心?”

  徐缨悄声说道:“那条黑色螣蛇呀!”

  “你把它放了?”徐子期问。

  “嗯!”徐缨点了点头,她随即又说道:“可它不愿意离开,然后我就把螣蛇介绍给白龙认识,以后或许他们也能做个伴。”

  你当是相亲大会啊。

  徐子期心中有些无语的想着。

  之后,两人踩着青芒剑离开了。

  钱家人看着徐子期和徐缨御剑飞行,他们在下面仰望,无不羡慕。

  钱孙再次感慨,“真乃神仙也!徐仲围可是生了个好儿子!”

  就在这时,钱老爷的一个妾室走上前来。

  “老爷,刚才那个公子就是黄甲门徐家大公子?”妾室问道。

  钱老爷点头,“是啊!那是徐仲围的大儿子,名为徐子期,此子小时候就非同寻常!”钱孙极尽夸赞。

  “那与徐子期公子同行的那个姑娘是谁?”妾室又问。

  钱老爷又道:“那个好像是徐伯辉的女儿,小时候我也见过,算起来应该是徐子期的堂姐!”

  “堂姐啊!那就好!”妾室露出一脸喜色。

  钱老爷脸色一变,“你在想什么!”

  妾室立刻撒娇,“老爷,咱们不正好有个女儿嘛,你倒是想想办法给咱们女儿相门亲事啊!”

  钱老爷眼神一亮,“这徐子期倒是人中龙凤!如果能做我钱孙的女婿,那我钱家后代必定蒸蒸日上!”

  妾室听言,开心极了,“是啊!咱们女儿要是跟那徐子期公子成亲,咱们和徐家黄甲门便是姻亲了,徐仲围徐老爷的为人你最清楚不过了,咱们两家联姻,百利而无一害,况且那徐子期公子,我看着实在喜欢的很!咱们女儿的长相也不比她那堂姐长得差,我倒觉得那徐家大公子跟咱们女儿可是天生的一对!”

  钱老爷脸一黑,“说什么混账话!就算联姻,也应该先嫁大丫头,大丫头是嫡女,我要是把你的庶女许配给徐家,徐家能愿意吗?”

  妾室再次撒娇,“老爷,你最疼爱的不就是咱们家的熙儿嘛,况且那大丫头的长相,又怎么能比得上咱们家熙儿,反正我不管!是我第一眼相中了徐家大公子,这么好的机会,凭什么让给大房!”

  钱老爷面对撒娇的宠妾,顿时有些无可奈何,“咱们家熙儿今年才16岁!那徐子期可是比咱们家熙儿足足大了10岁!这事……实在不妥!”

  妾室开始哭闹,“有什么不妥!我15岁嫁给你,16岁就把咱们熙儿生下来了!况且咱们需要熙儿找个年岁比她大的,以后也能多多让着她一些!”

  钱老爷顿时一阵头大,“得得得!这事等我回去好好想想!”

  ……

  另一边,徐子期和徐缨路过大竹县。

  两人索性也不回家了,直接在县里找了一家小酒馆吃了些饭。

  午饭后,徐子期又带着徐缨逛了会儿街。

  主要是徐子期所穿的全都是破旧衣服。

  他觉得自己好歹是黄甲门徐家大公子,出去总得充充门面,整天穿的跟乞丐样,也不是个事。

  在徐缨的介绍一下,他找了一家好的绸缎店,挑选了四五件白衣。

  所谓人靠衣裳马靠鞍。

  徐子期换上新衣,精神面貌也是焕然一新。

  直到下午时分,他才与徐缨御剑归家。

  走到徐府大门的时候,便看见陆管家朝这边走了过来。

  徐子期见陆管家行色匆匆。

  他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等陆管家走到他面前,他出声问道:“何事啊?”

  陆管家答道:“上午时分有人送来拜帖书信,老爷又不在家,我这思前想后,也只能先交给少爷您了!”

  徐子期将拜贴书信打开,目光朝线上扫了一眼。

  他很快将信件的内容看完,轻轻哼了一声,便将书信重新收起,随即放入乾坤袋中。

  徐子期又看了看陆管家,他也不提拜帖书信的事,只是向对方问道:“黄乙门可再派有人来过?”

  陆管家摇了摇头,“不曾再有人!”

  徐子期点了点头,心中暗道:看来徐东来那老狗,是不打算将至清子玉璧送过来了。

  不过也无妨,昨天赚了不少银子,只换取了一杯秘酿。

  说到底,还是黄甲门这边划算!

  徐子期想了一会儿,向陆管家吩咐道:“这两天如果徐东来再派人过来,你就问那些人有没有带至清子玉,若带了,你便携那人过来询问,若没带,就把那些人撵滚!”

  陆管家点了点头,“知道了,大少爷!”

  徐子期挥了挥手,“你去忙吧。”

  陆管家告退。

  ……

  徐子期与徐缨往徐府院内走,两人边走边聊。

  徐缨问道:“刚才是谁送来的拜帖书信?信里写的又是什么?”

  徐子期停步答道:“楼上楼!”

  “金笔楼上楼?”徐缨一脸惊奇。

  徐子期笑了笑,“这你都知道?”

  徐缨露出得意之色,“好歹咱们家也是跟武器打交道的!”

  “我倒不是特别清楚,不如你说来给我听听!”徐子期虽然有原宿主的记忆,带原宿主对楼上楼这个人也是知之不详。

  徐缨道:“楼上楼本是个文人,他考试落第,做不成官,失望归乡。回去之后,他写了一本《闲谈杂记》,此书后来广为流传,最后还被青之国皇帝看到,皇帝对《闲谈杂记》的内容颇感兴趣,又赞叹楼上楼的文笔,于是御赐金笔。所以大家便称其为金笔楼上楼!”

  “这跟武器好像没什么关系吧?”徐子期觉得奇怪,而且他隐约记得,楼上楼这个人应该是江湖人,跟朝廷似乎也没什么多大关系。

  徐缨解释道:“当然有关系啦!后来楼上楼名声大噪,恰逢江湖出现十大名器之争,于是楼上楼便凭金笔撰写《名器谱》……对了,前几天我好像听说徐子望得了一把什么名器,那楼上楼不会是为了那把名器而来的吧?”

  徐子期回忆了一下,“拜贴书信中,好像是这么个意思!”

  徐缨道:“二叔不在家,那你可得好好准备准备了!”

  徐子期有些不屑,“他是江湖中人,我是修炼之人,彼此根本扯不上瓜葛,有什么好准备的!”

  徐缨却不同意徐子期的说法,“可咱家是卖武器的呀!无论是龙剑还是虎剑,多半也都是卖给江湖之人的,若能让那楼上楼在《灵器谱》给咱们徐家黄甲门记上一笔,那么以后二叔和子望在兵器谱中的生意也定会好做很多!”

  徐子期了然的点了点头,“那楼上楼信上有言,明天上午会过来。这些事情我本来不想理会,但徐老爹也不知道何时回来,你既然对那楼上楼如此了解,明天就跟我一起应付一下吧!”

  徐缨也不推辞,“好啊!”

  ……

  /64_64063/4707809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lfs.com。葡京平台登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

葡京游戏登录_平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