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平台登录 > 蓝颤 > 026 失踪

026 失踪

  2004年5月15日,星期六,晴

  ——————————————

  我已经等了两个星期,那笔钱,没有任何人来拿。

  我需不需要在门口贴个认领告示再确认一下?我觉得应该不可以,那么多的钱,一定会有很多人冒领。

  那我需不需要交给警察?可是,万一真的是偷来的呢……?

  看看窗户外面的天气,很晴朗,也很热;回头看看姐姐,她还在吃东西,很像个活动的尸体。

  如果没人认领,我就拿这笔钱给姐姐再看一次病吧?

  这次我要请假几天,顺便逃课;我想带着她去大医院看看,希望大医院能查出点儿什么。

  ——————————————

  今日的天是晴天,但老天爷却十分的给面子,晴的不过分、晴得恰到好处。

  天上又白又厚的云彩偶尔飘过会把火辣辣的烈日遮个一时三刻,让人缓缓劲儿;时不时的也会荡起点儿风来,将人的汗流浃背和烦躁稍微吹散一些。

  林旭和所有的人一样,尽量靠着“岸”边走,以感受着在炎炎天气中十分明显化的些许凉意。

  旁边的一人不小心挤了男人一下,他差点掉了下去,幸好被欧阳洛扶了一把。

  “谢谢。”林旭照常跟欧阳客套了一句。

  “啧,别挤了;你在一群发热体里面图凉快,何必呢?”欧阳洛斜眼看着林旭,然后强行把他拉出人造湖的岸边。

  顿时,湖面的清凉被那堵人墙阻隔了,一阵喘不上气的闷热又劈头盖脸的朝着林旭卷来。

  林旭悻悻的跟着欧阳洛走出来。

  “这小破湖有什么可看的,改天哥带你看大海去!”欧阳洛丝毫没有注意到林旭有些郁闷的神情,自顾自的说着。

  本来是要带着那个小羊羔去买衣服给他改头换面的;但没逛多大一会儿,林旭就不耐烦了,所以他只得随便挑了几件衣服丢给管事后,自己领着林旭出来一通乱蹿。

  走不了多久,前面是一群将宽阔的街道堵得水泄不通的人,好像是有什么让他们感到兴奋的事情,人头攒动了一会儿后,那个人群里突然爆发出了接连不断的喝彩声。

  林旭的脖子努力的伸过去,想要竭尽全力的看到其中的场景,奈何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还没看到个所以然。

  欧阳洛在一旁看着林旭,大有“我在看你,你却在看风景”的悲痛,当下一拍那个快要变成长颈鹿的人说道:“想看就上去看啊!我又不会阻止你。”

  林旭被拍了个懵,他看了眼欧阳洛后,随即点了点头,喜笑颜开的开始朝人群里挤。欧阳洛也朝着人群走了几步,试着把自己往里面塞,但奈何他人高马大的一个汉子,完全插不进缝里;好几次刚有点儿起色,就被弹力十足的“墙”给反弹回来。

  于是他妥协了,只能在圈外等着。

  林旭略微单薄的身子很轻易的挤进了前排,站定后,他下意识的往身旁看去,没见着欧阳洛;当下又朝着后方望去;越过无数的人头,他终于隐约看见那个挺拔的大高个在人潮外围,当下对着他喊了一声,并向他挥了挥手。

  欧阳洛看到后也朝他挥了挥手,并且用口型对他说道:“我在外面等你。”

  林旭一笑,回头去看场间的表演。

  场里是一小队类似于杂技表演的戏班子,中间的人吐着火龙,而旁边的人则有轮番甩玩儿着十个球的或者是变魔术的、滚铁环的……

  这种走哪儿演哪儿的小杂技团在乡下还算常见,但城里确实新鲜。

  不过一会儿,又到了精彩的地方,人群里再度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而林旭也跟着兴致高昂起来,喜笑颜开的看着新奇的表演。

  这不知多久,外面的欧阳洛终于是站不住了,瞟了那个活蹦乱跳的人一眼,他向四周望了望,直接到附近的一个咖啡馆外棚坐下,点了杯冰咖啡,百无聊奈的边喝边乘凉。

  就在小杂技团将最后一项表演演到高潮的时候,喜笑颜开的林旭突然感觉后颈被人狠狠捏了一下,他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向后望去;然而头刚转到一半,就觉得突然一阵头晕目眩,明亮的天色瞬间暗淡下来,下一秒他就没了知觉。

  林旭的身子在往后倒下的瞬间被人扶住,兴致高涨的人群没有去关注这一个小插曲,唯独一旁的好心女人看了一眼,随后关切的问道:“哎呀,是不是中暑了啊,快抬到阴凉的地方去。”

  男人扶着林旭,脸上尽显焦急的神色,点头谢过后,将人向着背离欧阳洛所在的位置拖离出去。

  没走几步,外面又来了几个“朋友”,一面嘀嘀咕咕的笑骂林旭为了看个热闹而中暑,一面又七手八脚的给他买了冰镇汽水和假意的喂着解暑药;当然,同时也不忘记将人朝着不远处的车内拖去。

  车子开走了,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和疑惑。热闹的广场上,依旧人山人海一片繁华……

  这边,欧阳洛喝着咖啡却觉得越喝自己越来越困,在内心给足了差评之后;他不由自主的开始了自导自演的“小鸡啄米”。

  等到太阳偏西直到晚霞升起的时候,耳旁嗡响的声音才将之吵醒。

  在头与桌面还差一厘米就亲上的刹那间,欧阳洛终于满血复活了。

  他睁开了眼睛,迷茫的看了会儿周围不断路过来往的人群,然后才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将目光移向那个记忆中的位置。然而等他将视线清晰的定在那个点上的时候,欧阳洛的剑眉就是一蹙——林旭不在那儿!

  男人随即站起身来左右张望。

  原来表演杂技的地方早已经没了拥在一起的人墙,只有正常的人流量;当然,表演杂技的人和看杂技表演的林旭也不见了。

  “他难道是不告而别了?”欧阳洛想着,还不到一秒,他就开始摇头否定了这个可能性;他没有信心说自己完全了解林旭,但是他知道那小子绝对不会做出这么“不礼貌”的事情来,如果是要走,那么林旭会对自己说,就算是拐弯抹角的说,那也终究是会跟自己打声招呼的。

  “走丢了?”第二种可能性又被欧阳洛否定了,那么大的人了,几步之遥的距离不可能走丢,又不是傻子!

  “恶作剧?”第三种可能性也被否定了,这种设定用在自己身上还行,用在林旭身上简直瞎扯淡。

  那么就只有可能是……

  欧阳洛的心脏突然漏跳了一拍,他有些发紧的手掏出兜里的手机拨通了管事的电话:“老鸡,想办法帮我查一查广场上的监控。林旭不见了!”

  /64_64794/4726835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lfs.com。葡京平台登录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kan.com

葡京游戏登录_平台首页